资讯专区

    NEWS

    > 资讯专区 NEWS
    A A A

    “秦汉文明展”亮相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2017-03-28

    美国当地时间3月27日,在美国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举行的“秦汉文明展”上,来自中国文物界的国宝也纷纷亮相。这项由中国国家文物局和美国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共同主办的展览,是今年北美规模最大、影响最深远的中国文化艺术展,展出了中国32家文物收藏机构的164组(283件)展品。其中,来自四川的18件展品中,有10件国家一级文物。汉代画像砖、青铜摇钱树、青铜马甚至黑陶罐,被认为是四川秦汉时期文物的杰出代表。


    20170406144236_0890.jpg


    透过画像砖 捕捉鲜活汉代史

    “秦汉文明展”,是中美在2004年“走向盛唐”等中国文化艺术展系列之后,又一文化交流盛事。中国文物交流中心在全国甄选文物时,四川最著名的汉代画像砖、摇钱树、青铜车马等国宝级文物,成为借展首选。拥有众多国家一级文物的四川博物院,一口气借出6块东汉时期的画像砖,其中竟然有5块都是国家一级文物。

    1000多年前砖模印了图案,为何就变得如此珍贵?

    四川省文物局相关工作人员介绍,汉代画像砖堪称中国美术发展史的里程碑。这种表面有彩绘或雕刻图像的建筑用砖,图案丰富多彩,深刻反映了汉代的社会风情和审美风格,成为研究汉代尤其是东汉时期政治、经济、文化和民俗的珍贵文物。作为汉代最富庶区域之一的四川,最近几十年出土了大量的画像砖,亭台楼阁、舞乐百戏、奇珍异兽、神话典故等图案,成为图画版的汉代“百科全书”。

    此次四川博物院赴美展出的6块东汉画像砖,有民国时期收集的斧车图案和伏羲女娲图案,有1972年大邑安仁镇出土的杂技舞乐和收获弋射图像,还有表现东汉制盐场景的图案以及体现道教崇拜的西王母画像砖。川博典藏部主任彭代群说,画像砖蕴含的丰富信息量,正是其珍贵之处。“像制盐画像砖,细致刻画了汉代井盐生产的情况,成为研究古代盐业不可多得的实物资料;而杂技舞乐画像砖,也折射出中国舞乐百戏艺术悠久的历史传统。”

    岁月侵蚀,仍不掩画像砖与生俱来的朝气蓬勃和无拘无束的生动描摹。彭代群说,安仁镇出土的杂技舞乐画像砖,舞巾少女头梳双髻,身穿纹饰镶边宽口袖衣裤,双手各执一条长巾。上身前倾,似正快步奔跃,双臂一高一低,舞巾上下飘飞,状如波浪,恰是张衡《观舞赋》所写的“香散飞巾,光流转玉”的风采。其身后一男子则击鼓伴奏,形象十分生动。“此女所舞当为汉代盛行的‘巾舞’。这块画像砖,让我们看到了汉代百戏杂技节目,而更多的画像砖则以泥为纸,将播种、收割、采莲、市井、宴饮、庭院等画面生动勾勒,让我们得窥汉代精神世界与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


    20170406144318_9435.jpg


    三星堆之外 摇钱树和铜马上的青铜文明

    三星堆出土的青铜大立人、纵目面具,以其神秘造型吸引着公众注目,也令四川成为中原之外又一个青铜文明的代表。此次赴美展出的东汉“西王母”陶座青铜摇钱树和东汉铜马,同样展现了汉代四川杰出的青铜铸造工艺。

    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体量巨大、铸造精美的青铜摇钱树,不时吸引着观众驻足观看。广汉文管所副所长刘军介绍,此次赴美的摇钱树,1983年出土于广汉万福镇的一座东汉墓葬。摇钱树通高152厘米,树干青铜铸造,分节插挂数层叶片,每片叶片除了边缘铸有方孔圆钱之外,以西王母端坐龙虎座为主要图案,另外骑射、舞蹈、杂剧场景也一一挂在了树叶上。摇钱树底座用红陶绿釉烧制了两个画像砖神兽,树梢则朱雀展翅。整座摇钱树不仅体量巨大,更精雕细琢,给人无比神秘之感。

    去过三星堆博物馆的观众,应该记得三星堆展厅里那株硕大的青铜摇钱树;而绵阳何家山汉墓出土的一株汉代摇钱树,也是绵阳博物馆的镇馆之宝。刘军说,摇钱树主要出土于中国西南地区,其中四川最多,这也是此次在四川的代表文物中选择摇钱树的原因。而摇钱树也反映了四川独特的地域背景。早在西汉时期,卓文君之父卓王孙就在临邛因铸铁经营成为巨富。《史记·货殖列传》载,卓王孙“即铁山冶铸,运筹策,倾滇蜀民,富至僮千人,田池射猎之乐,拟于人君。”蜀地既有高超的铸造工艺,百姓又希望能像树一样拥有强大生命力,更有金钱能够如果实累累,因此便创造了这种追求富贵吉祥的产物——摇钱树。


    20170406144417_3192.jpg


    表现四川秦汉时期杰出的青铜铸造工艺的,还有绵阳博物馆派出的东汉青铜马。

    此次赴美参展,绵阳博物馆一共借出了10件文物。除了精致小巧的几尊漆木俑之外,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四川迄今出土体量最大、最完整的东汉青铜马。绵阳博物馆副馆长都云昆介绍,这件1990年出土于绵阳何家山东汉崖墓的铜马高达134厘米。铜马昂首、竖耳、双目圆睁、张口露齿、体态矫健,前蹄弯曲呈行走状,无比形象生动。更有意思的是,为了突出马的矫健身姿,牵马武士居然只有60厘米高,只是他右臂高举、手握马缰、双脚左前右后,依然极富动感。“《纽约时报》在报道这次展览开幕时,在秦始皇兵马俑之外,就使用了青铜马照片,可见其强烈的艺术感染力和视觉震撼。”


    20170406144506_7709.jpg


    小小漆木俑 折射古代四川精湛漆艺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赴美展出的18件展品中,绵阳博物馆的7件西汉木胎漆马和骑马俑,仅为4级文物,但其栩栩如生的雕刻和光彩艳丽的漆艺,却堪称一绝。都云昆透露,这批漆木俑和东汉青铜马都是1995年出土于绵阳双包山汉墓。从出土器物的种类繁多和罕见度而言,墓主至少应该是王以上的级别。

    都云昆介绍,绵阳双包山汉墓距离绵阳市区12公里,分布着密集的墓葬群,历年发掘出土了一大批珍贵的文物。除了此次赴美参展的东汉铜马,还有全国最高的东汉摇钱树、最早的佛教铜造像,以及震惊世界医学界的人体经脉漆俑。其中,西汉木胎漆马和人体经脉漆俑都出土于双包山汉墓二号墓葬。这个墓葬共分5室,前堂中室放漆车漆马组合,东前室放漆马、木牛等家畜和铁农具,东后室放生活漆器,西前室放漆车、漆马组合和陶器用品,西后室的漆车马则是罕见的骑兵组合。由于出土器物具有典型的西汉早中期风格,且土了较多的漆车马,考古人员据此推断,墓主应当是汉武帝年间王以上的级别。

    这批木胎漆俑接近100件。出土的骑马俑头包巾,身着紧袖短衣,双脚做蹬立状,出土时,还骑坐于马背之上,制作相当精巧;而木胎漆马则刻得相当极具运动感。只是,它们在地下尘封1000多年后出土,由于环境变化,空气氧化、微生物侵害等原因,有的木胎漆马表层漆皮出现了裂隙、部分区域起泡剥落,马蹄木胎部分槽朽。2002年,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文物保护中心启动了“绵阳西汉饱水漆木器文物脱水加固保护实验”,终于让复活的西汉木胎漆马,亮丽如新、神采依然。

    都云昆说,这组漆胎木俑个个肌体雄健、神采奕奕。它们反映了西汉延续秦朝时期大气为美的审美情趣,也折射出汉代天府之国冠绝全国的精湛漆艺。


    开放信息

    门票:免费领票参观

    开馆时间:星期二至星期四10:00~18:00,星期五至星期日10:00~21:00

    闭馆日:周一 (不含国家法定节假日)

    © 2019 MIANYANG MUSEUM 绵阳博物馆版权所有 蜀ICP备17025477号